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中国炭精画艺术课题组(tanjinghua.com)全球门户网站为您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炭精画
11月01日

秋千网:“中国炭精画”被广泛认可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秋千网(记者:安之)记者了解到,中国炭精画世界(tanjinghua.com)在“百度”、“360”、“谷歌”等各大搜索引擎,均有全新的收录和全面的展示,推动了炭精画的发展。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炭精画”正在被广泛认可。
  据悉,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记者获悉,“中国炭精画”是湖北省书画研究会会员、画家、中国炭精画世界(tanjinghua.com)创始人张智华老师在90年代初期提出来的。张智华老师为了普及这门濒临绝迹的民间艺术,曾经拜访三省六个村庄的民间艺人,还专门参加了中国炭精画第一人杨君明老师的炭精画培训班。后来,张智华老师用了整整三天时间,和助理设计师为美术爱好者们设计出来“中国炭精画世界”网站,于2010年4月28日注册“炭精画”域名(www.tanjinghua.com),并全面上线;给热爱炭精画的朋友带来了艺术的希望,也让这一民间美术焕发出新的春天。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 炭精画 炭精画像 炭精画教材 杨君明炭精画 
11月01日

《惠州日报》:炭画师王少辉20多年不歇手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惠州日报(记者:王品端
  拿出手机或打开相机,轻点一下,“咔嚓”一声,然后通过蓝牙将图像传送到小型打印机,不用5分钟,相片就出来了,如此快速的拍照方式,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科技的快速发展,造就了很多便利的影像产品,同时也挤压了传统影像生产的生存空间,许多人更愿意用现代化科技,代替传统的手艺。而在惠阳区淡水街道老街一角,炭画师王少辉仍然坚守着传统的手工画艺———炭画,一画就是20多年。
  画一幅人像炭画,要勾勒成千上万次
  跟快捷便利的数码照相相比,传统手工炭画显得非常落后。画一张炭画快则半天,慢则半月,费时又费力。
  王少辉的画室很小,约3平方米,墙壁上密密麻麻挂满了他的画作。在一张残旧的木桌前,王少辉一笔一划描绘着一老奶奶的头发,一笔一笔下去,干净利索,看似随意,却又精准无比。“别看我画得那么轻松,没有扎实的功底,画个头发都得半天。”王少辉说,每幅人像都是不一样的,每条皱纹和皮肤纹理都必须用不同手法来画。一幅人像炭画画下来,必须勾勒成千上万次。
  记者注意到,画炭画不仅费时间,需用到的工具也是五花八门。在画桌旁一个陈旧笔盒里放着各种画笔,“有炭笔、排笔、水彩笔、毛笔……”王少辉介绍,炭画最重要的工具炭笔就有好多种,笔的粗细和坚硬程度不同,作用也不一样,用于勾勒或粗或细的线条。
  20年多来,淡水老街由繁华走向平淡;一张炭画肖像由最初的4元涨到两三百元;炭画师的数量也与日俱减。惟一不变的是,王少辉不管寒暑,依然坐在画室中坚守着传统炭画手艺。
  13岁就学会炭画,年少时外出画画风餐露宿
  今年48岁的王少辉是清远人,从小受学画画的哥哥影响,他常常拿起树枝就在地上画他喜欢的动漫人物。王少辉说,当时没有画笔、蜡笔等画具,他就用树枝在地上画,有时还会用烧过的火柴灰在纸上画。
  由于对画画兴趣浓厚且勤于练习,13岁的王少辉学会了炭画。也是在这一年,贫困的家庭再也无法供他读书,他辍学了,背着画夹沿途靠给人画肖像维持生计。
  他到过中山、江门、广州等地谋生,当时一张肖像画在5毛到2元之间。比起技艺精湛、有专门店铺画画的炭画师,沿街摆档的王少辉生意额非常有限,每天的收入只够吃两顿饭。晚上,他就在车站或别人家门前睡,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当时,有些路人以为他是在卖艺乞讨,向他施舍钱物,让年少的王少辉尴尬不已。
  回忆起过去那段四处行走画炭画的日子,现在已把家安在惠阳淡水的王少辉,言语间多了一丝感慨。
  身边同行纷纷转行,他为养家糊口坚持
  1989年,在外多年的王少辉背着画夹到了惠阳淡水,不久后便安定下来,并娶妻生子。“有了家庭,我再也不能在外面流浪了。”婚后,他在淡水开了一间画室,一开就是20多年。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淡水老城区很繁华,刻章、写对联、看风水、打铁锅、画画等行业生意红火,其中画炭画为生的加上他自己有5个人,还有不少外来画师来揽活。20多年过去了,淡水老街许多传统行业日渐式微,炭画也难以幸免,如今整个淡水画炭画的只剩下王少辉一人。几年前,当身边同行纷纷转行时,他曾犹豫过,但为了养家糊口,他坚持了下来。
  虽然炭画正走向衰落,但依旧有着数码相片无法比拟的优势。“数码相片是很快,但保存不好的话,容易掉色,而炭画历经百年不会褪色,这是优势之一。另外,有的老人去世了,生前只留下模糊、残缺或者很小的相片,复印或扫描也无法把相片很好地复制还原,后人想要复原相片,就只能通过炭画这一途径。”王少辉说,虽然炭画这门手艺不能让他大富大贵,但维持生活还是没问题的,加上附近街坊的支持,在情感上让王少辉不敢轻言放弃。
  每隔两天能接到一单生意
  现在,王少辉大概每隔两天能接到一单生意,一幅人物画像价格在200至300元不等,但生意已远远比不上前些年。“现在画的人像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或过世的老人,还有顾客拿着一些底片或残旧的照片,要求临摹成炭画,以便保存。”
  “有没有想过收徒弟,将炭画这一传统手艺传承下去。”记者问。“现在年轻一辈,愿意学习炭画的很少。一是传统的思想认为,炭画师画的大多是去世老人的画像,不吉利,工作也没其他画种体面;二是随着科技发展,冷门的炭画经济效益不好,吸引不了年轻人。”说起炭画的未来,王少辉直言比较暗淡,等自己实在画不动了就退休。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惠州炭画师 炭画王少辉 炭精画 
10月10日

中国新标志电讯:炭画世家——海口骑楼里的经典艺术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新标志电讯(特约记者:叶红)
  在海口骑楼老街里,有一个名叫“炭画世家”的店铺。走近店铺,门口放着一张供游人练字的桌子和一些海南的本土饰品。
  “炭画世家”店铺面积不大,却放满了各种艺术品,人物画、骑楼风景画、雕塑、书法作品琳琅满目。屋内的两个柜子上放着一些关于海南文化和艺术画作的书籍,正中间放着一个炭画架子,架子上摆着一块橡皮擦、一盒炭精粉,还有几支炭铅笔、擦笔。
  炭画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兴起的,当时照相和冲印技术还不发达且价格相对高,很多人选择以炭画的形式为祖宗画像,但是现在,人们更愿意接受方便快捷的数码拍照。骑楼老街上画炭画的艺人越来越少,但店主韩翠琼却一直坚持着。
  韩翠琼从小受着父亲韩冠平的炭画艺术熏陶,回忆起小的时候,她每当放学回家,都要吵着帮父亲画画,渐渐地自己喜欢上了炭画,后来她拿起炭笔,一转眼都过去了42年。现在韩翠琼的儿子叶保龙也在骑楼里画炭画,将炭画艺术传承下去。
  韩翠琼作一幅肖像炭画,只需要3—4个小时,但要画一幅生动的肖像炭画,却需要一周的时间。韩翠萍说:“帮别人画画就必须要用心完成,做到精心细致。”
  炭画世家声名远扬,不少当地的家长主动带着孩子前来求学画画,韩翠琼也希望能把炭画传承下去,便开始教这一群孩子画炭画。
  韩翠琼在网上结交了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画友,她还建立了一个名叫“世界书画艺术天地”的论坛,供各地的艺术家切磋交流,并组织了一些小画展。
  “因为炭画让我认识了世界各地的朋友,这是我最开心的事。”韩翠琼说道,同时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炭画、喜欢炭画,将炭画艺术世代传承下去。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新标志电讯 炭画世家 海口骑楼 经典艺术 炭精画 
09月14日

东北网:煤雕、根雕、炭画——旅游城市的漂亮名片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东北网(记者梅云华)
  
  “中国的煤雕、炭画真是太神奇了!”在第二十二届哈洽会上,乌克兰客商对文化、旅游展区内鹤岗展出的炭画、煤雕刻赞不绝口。黑龙江省委常委、黑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张效廉,市领导谢宝禄、刘红岩在视察时,更是给予了高度评价,他们详细询问了生产规模和销售情况,鼓励商家要把特色艺术进行到底。
  
  该届哈洽会文化旅游产业展区由黑龙江省委宣传部、省旅游局、省文化厅等单位共同主办。展会以“文化振兴龙江、旅游助推发展”为主题,以重大企业集团、基地园区、名镇景区、产业项目为支撑,开辟了文化产业展示、旅游产业形象等区域,举办展览展示、招商洽谈、宣传推介、展品评奖、网上博览五项重大文化活动,凸显文化+旅游、文化+科技、文化+交易的鲜明特色。
  
  哈洽会上,哈尔滨市在文化、旅游艺术展区内设立了鹤岗龙江三峡文化旅游集合区,奥兴煤雕玛瑙厂和翰墨轩环保立体书画工作室等单位分别展出了作品和展品。栩栩如生的煤雕像、玛瑙雕件、活性炭环保立体书画已是第三次走进哈洽会了。有着地域特色的煤雕吸引着国内外客商,特别是依据萝北、鹤北天然玛瑙材质开发的雕件,以及活性炭环保立体书画,都以特色文化成为一张城市旅游名牌。获得国家专利产品的炭画是传统书画艺术和现代科技一次完美的结合,不仅具备了艺术美感和收藏价值,同时还具有持久的环保功能,净化美化环境。在世博会、哈洽会等大型展会上得到国内外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我市松鹤花苑也开辟了50多平方米的展区,展出了根雕、奇石、巴西花梨板等作品。无论是煤雕、根雕还是炭画,都以独特的艺术魅力吸引着四海宾朋,并成为推介哈尔滨市旅游的珍贵礼品。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东北炭画 炭精画 
08月28日

《信息时报》:半路艺术家钉出传神肖像画 酷似炭画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信息时报(记者 望红)据英国媒体报道,英国建筑师大卫·福斯特因病提前退休,但他并没有提笼架鸟,反而凭自己在建筑业培养的技能玩起了艺术:用钉子钉出名人肖像画,比如英国女王、玛莉莲·梦露、列侬等,每幅画都非常传神逼真。他的作品在网上发布后人气爆棚,目前在市场上很受欢迎,每幅画能卖2千到4万英镑。
  钉画大象迎开门红
  福斯特的第一件作品是《钉床上的大象》。他说,一开始只是尝试着在做,心里没什么底,可是在钉到一半时,就意识到了作品的价值。当时,他请了一个师傅来帮忙修热水壶,师傅离画有点远,还以为是炭画;走近之后才发现是用钉子做的,惊讶得合不拢嘴。后来,福斯特饶有兴趣地钉了一幅又一幅画,有自然风景的,更多的是名人肖像画。他的画发到网上之后,引来了很多粉丝,渐渐成了知名艺术家。其后更是从网上走到现实中,饱受欢迎。除了在英国,他的作品还在美国、比利时、巴基斯坦等地热卖。每幅作品的价格高达数万英镑。
  每幅画用3万枚钉子
  福斯特说,平均每幅钉画要用3万枚钉子,他说,工作室里现在备有50万枚钉子。每一幅要花大约三周的时间。为了达到很好的效果,画作的尺寸都比较大,大约有1米多高。福斯特用锤子“砸”出了许多名人,比如披头士乐队、大卫·鲍威、纳尔逊·曼德拉、玛莉莲·梦露等。
  他的作品已经在英国多个美术馆展出。他说,“我现在正忙着赶做两幅新的梦露画像,很快要在伦敦格雷厄姆美术馆展出。我根据1961年塞西尔·比顿拍的女王照片做的肖像钉画也会参展。”
  网友评论:
  这个想法真聪明,他真是个天才。
  这才是艺术!太惊人了。
  是的,而且我还注意到他都是自己钉的,而不是搞一个团队替他砸!
  真是了不起的工作。女王的像太完美了。
  这是我第一次由衷地感觉到艺术的魅力!真把我震住了。
  艺术家心声
  创作过程“很兴奋”
  今年52岁的大卫·福斯特家住英国柴郡。他本来是个建筑师,49岁那年因病退休。由于腰椎间盘突出,导致他部分神经受损。医生担心会导致他瘫痪,所以建议保守治疗,没做手术。他后来慢慢恢复了,不过仍有一些后遗症,比如背疼、左腿肌肉萎缩等。“当我恢复得差不多时,觉得能开始画画了,我就意识到我才49岁,应该再努力一下,在艺术领域尝试一下。”他利用自己的老本行手艺,在家里搞了个工作室,而工具就是锤子和钉子。由于在建筑行业工作了20年,每一个项目都需要精确绘图,所以他的画功本来就了得,“我的手艺是慢慢锻炼出来的。"他说,“整个创作过程让我很兴奋,只有一把锤子和一盒钉子,把他们变成艺术品,非常神奇。我的作品是根据原有的照片来做的,这是很精细的触觉艺术,观众总是忍不住想摸一下。”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画 炭精画 砸钉画 
08月08日

《三峡商报》:中国炭精画世界(tanjinghua.com)名扬海内外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商报讯(记者 吴涯)近日,记者从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获悉,目前中国炭精画世界(tanjinghua.com)在台湾和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69家华文学校受到孩子们和老师的青睐。
  
  炭精画:濒临绝迹的中国民间美术!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炭精画俱乐部”,长期为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原创炭精画作品、炭精粉、画具、教材,还包括炭精画(素材)照片,及免费辅导,以及炭精画的新鲜资讯。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世界 tanjinghua 炭精画 炭精画艺术 
07月24日

如何处理炭精画的层次?


分类:问学堂 | 超过 人围观

层次就是揉色位置的深浅明暗的变化要恰到好处,就叫层次的分明。
  
  处理揉色层次分明有五个:
  
  第一个层次,是黑色部分,如:头发、眉毛、眼珠、鼻孔、上下闭合嘴唇的中间轮廓线以及脸形的边轮廓线、青黑衣服以及照片上应该黑的部位。
  
  第二层次,是面部或其它地方的浅深色部位,就是比黑色要浅的色部位,至于浅深到什么程度,可多观察你要画的这张照片的深浅度变化来掌渥。
  
  第三层次,就是面部的中间色部分,属不深不浅。
  
  第四层次是浅灰色部分,这种色在面部比中间色要淡,接近高光部分。
  
  第五层次,属于高光部分,一张像的黑白,立体就是有黑、有浅、有灰、有光等的多层次的组合才形成一幅有立体,有层次和过渡色的好作品,掌握好这些可为你画好炭精画打好良好的基础。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层次分明 中国炭精画 炭精画像 炭精画像教材 
07月21日

《南方日报》:老艺人以炭画技艺为生称炭画可保存百年之久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南方日报讯(记者:蔡捷
  
  下午3时许,正午的暑气尚未完全散去,新华路街边巷口“肥佬画像”的摊主还在雕琢他的素炭画。老花镜、放大镜、画笔、相纸这是他工作台上最重要的工具。依靠这几样东西,这位手艺人守住了50年的炭画技艺。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因身形肥胖,因以为号焉。”手艺人“肥佬”每天都在西南街道的巷口摆摊,许多人只知道他是“西南画像肥佬”,却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其实,肥佬姓叶,名支源,广西灵山县人,今年69岁,年近古稀,依然看上去精神抖擞。在靠近摊位的墙上,挂着叶伯最自豪的杰作,一幅齐白石的画像,栩栩如生,与黑白照片的逼真度不相上下,齐白石也是他最喜欢的人物,甚至作为一股精神力量潜行在体内,鼓舞着他对绘画技艺精益求精的追求。
  
  漂泊二十载根落三水
  
  在照相机还是稀罕物的年代,拥有一张自己的画像可真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儿。儿时的叶伯就希冀自己能有绘画的能力,用笔头就能把容貌真实的反映出来,“那时几乎对绘画已经达到痴迷的程度。”叶伯说,小时候经常和几个小伙伴一起自学画画,那时家里给的生活费,叶伯都舍不得乱花,把钱省下来买书,《怎样画人像》、《头像素描剖析》等这些书差不多快被他翻烂了,按照书上的讲义,儿时的叶伯依样画葫芦学着描摹,从此踏上了绘画人像的道路。
  
  在讲述这过往的经历,叶伯依然觉得那些岁月真是令人回味,渴望绘画成为儿时最深刻的记忆。所以在后来,有年轻人向叶伯讨教绘画的“秘诀”时,他往往强调兴趣二字,“兴趣是根基啊。有了这个基础,才会有动力不断去提升绘画的技巧。”
  
  作为自学成才的叶伯,面对书上的理论,他打趣地搬出毛主席的语录,“理论要和实践相结合。”而这种实践也贯穿了叶伯的整个人生。叶伯说,从拿起绘画笔的那个时候开始,因缘际会,不曾料到一种兴趣爱好竟成为整个人生的主轴线。
  
  “那个时候,除了种田,有一条其他的谋生路可不容易啊。”因为各种原因,叶伯不得不离开家乡,“十七八岁就得自找生路。”从广西的家乡出发,挑着绘画的工具箱,挨个镇挨个村地为别人画,希望能多赚点路费。那个时候,大家对画像这个“新职业”抱着新奇态度,叶伯每来到一个村,都会有一些年轻人来求教,但由于还要赶往下一个村,能逗留的时间不长,“只能给年轻人指点一二。”
  
  永远行走在路上,这种生活环境让叶伯也有了安定的想法,“在外行走了二十多年,就这样漂泊着来到了三水,”叶伯说三水以前是个很小的县,“三水,山好水好人也好,就想着先暂时留下来吧。”叶伯这句话有半开玩笑的意味,但他没想到这一留竟是三十余年。叶伯是改革开放后,三水快速变化发展的见证人之一。“三水以前只有一条主路通往广州,如果现在要我开车去,肯定去不了。”他回忆,其实当时留在三水的主要原因是“有更多人找我画画”。叶伯笑道。
  
  7张画像3年后终迎得主
  
  在三水,西南附近的街坊都知道他有个出了名的绰号。“肥佬,给我画个像咯。”来找叶伯画炭画的顾客都喜欢这么喊。“肥佬”这个名字远近闻名,人们只知道有“西南画像肥佬”,却不知道真实名字姓叶,他解释,年轻的时候很胖,起码有一百六十多斤重,从此,便得了“肥佬”这个绰号。
  
  由于画功扎实,在文革时期,叶伯还被单位邀请去画过毛主席像。“5米高3米宽,搭个架子,高空作业。”叶伯回忆,这是他画得最大的一幅画,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一幅。“当时站在架子上,一个人连续画了四五天才完成”,画墙画比平时在纸上画难度要大许多,叶伯表示,画的时候眼睛只能看到局部,如何保证整体的效果逼真,十分考验功底。
  
  在画完毛主席的画像后,叶伯的画功再次被认可,远近闻名,大家都知道是“肥佬”完成了毛主席的巨幅画像。
  
  其实,闻名的不只是“肥佬”和“墙画”两个词,更是“信誉”二字。叶伯告诉笔者,有一次一位顾客来访,留下一张家里老人家的相片,要求一模一样地画七张,留给七个兄弟姐妹做纪念,并表示过些天来取。叶伯在规定的时间内加班加点,如期完成了画像。然而一个月过去了,顾客都没有出现,甚至三年来,叶伯都不见其经过画摊。
  
  这期间,叶伯有空的时候也会把画像拿出来继续完善,确保画像保持最好的状态。妻子也曾多次劝他把画像扔掉,“那位顾客不会要了”。“万一顾客回来了呢,我相信那位顾客还是会回来取的。”叶伯认为既然跟顾客保证了画好画像,等对方来取,那么就要说到做到。
  
  三年后,这样的承诺得以实现,顾客依循原来的路来到摊位前找到叶伯,取走了他需要的画像,“没想到七张画依然保管得很好,特别感谢。”顾客的一句简单的感谢让叶伯觉得这些年的等待都变得有意义。“那位失联的顾客是因为突然去了马来西亚三年,才没按时回来取画。”道出顾客当年没回来取画的原因时,叶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理解的微笑。
  
  据了解,找叶伯画过炭画的人不计其数,其中不乏一些从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等国家归来的华侨,他们特意找叶伯还原那些受潮的老旧照片,希望能拾回对故人容颜的记忆。也因为这样,叶伯的炭画连同家乡的味道一起随着华侨们漂洋过海。
  
  “想出本书,把这门艺术流传下去”
  
  叶伯带笔者参观他的画室。“看这是谁?这又是谁?”他从柜子里拿出许多伟人的炭画肖像来“考”笔者。这些画都被玻璃框装裱,整整齐齐地放置着。“这些全是以前的招牌画,但现在不会轻易摆出去。因为没有多少人仍然喜欢炭画了。”在一番失落言语之后,叶伯最后拿出的一张画像时,对着光线,细细摩挲,笔者看着画像上陌生的面孔,一阵疑惑,“这是年轻时候的我啊,看不出来吧。”叶伯为他的“小计谋”得逞而换上一张微笑的面孔。“这种炭画能够保存百年之久,很多老旧照片却保存不了这么长时间。”叶伯望着自己的画像,感慨绘画陪他走过的岁月。只可惜这门技艺却难以传承。
  
  叶伯的大女儿学的环境艺术设计,大儿子学的也是设计,二女儿在房地产,唯独小儿子大学后有学炭画。“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学这个。”叶伯有些无奈地说。
  
  “来看这幅,是我外孙女画的。”叶伯指着墙上的画对笔者说。所谓“画”,其实只是用彩色纸片粘贴拼成的向日葵,也是玻璃框装裱的,被叶伯挂在进入画室最显眼的位置。叶伯的画室空间很小,摆放下各种画炭画用的工具和材料后,站两个人还宽松,要是站三个人就显得很拥挤,会有些转不过身来。叶伯站在外孙女的作品前,“肯定要传给她,不过她还小,刚读完一年级,长大些会要教她。”说起外孙女,叶伯有几分得意和欢喜。
  
  除了想把炭画传承外孙女,叶伯还有意出一本这方面的书籍。“想出一本书,把这门艺术流传下去。”叶伯告诉笔者,市场上虽有些炭画方面的书,但介绍都不详细,想出版一本来填补这方面的空白,书名设想为《怎样画炭画》。谈到出书,叶伯神情有些激动,或许他真的太想出这本书了。“现在老了,没有那么多精力了。”叶伯说,出这类书工程量庞大,要起稿,要制作插图,还要配文字,心里很想出书,由于年纪太大,有心无力。
  
  然而他能做的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初一,每天都到这三十年来的老地方摆摊。对照着老旧照片,拿着放大镜在纸上擦了又画,画了又擦,细细雕琢的叶伯俨然成为巷口的一道风景。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方日报 老艺人 炭画技艺 炭画百年 炭精画 
07月13日

《西江日报》:那些肇庆街头的炭画老艺人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西江日报讯(记者 叶红)从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炭精画在国内兴起,曾鼎盛一时。如今,在数码相机风靡的冲击下,从事炭画的民间艺人也越来越少,炭画这门传统技艺正在式微。炭精画是我国古老的民间艺术,又名炭画,是绘画艺术的一个小支流,来源于国画,又区别于国画。作为绘画艺术,论其表现形式也属单色绘画范畴。论其独特的块面干粉揉色运笔方法又不完全类同于素描。炭精画是集艺术和实用性为一体的独门画派。
  
  炭精画在画坛上被认为是民间艺术登不上大雅之堂,没有市场,既然炭精画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也有其存在和发展的形式和方向。在肇庆一些老城区的巷尾街头,依然有一部分以画炭画为生的民间艺人,近日,记者走进他们的生活,了解炭画艺人的艺术之路。
  
  七旬老人曾免费画像两万多张
  
  在市人民政府对面的一个小巷子里,一栋简陋的房子墙壁上挂着许多炭画,与所画的真人相差无几。一位年过七旬,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自家大门外的桌子上专注着画着画像,据老人介绍,自己从十二岁便开始学习炭画,改革开放之前曾免费为市民画炭画像,赠出炭画两万多幅。
  
  老人名叫张永祥,生于1941年,郁南县罗旁镇人,读了三年小学并因家境贫寒放弃了学业,开始跟随父亲学习祖传的炭画像艺术,“我很小就开始学习炭画,那时候父亲很严厉,炭画是一门需要耐力,对画画的手艺要求精细的艺术,一副画完成下来最长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张永祥一边学习一边在街边免费给路人画画,赠予他人同时也使自己的水平得到提升。
  
  “那时候生活艰难,很少有人舍得掏钱去购买画像,因此我干脆免费给人画画,自己的生活也过得非常艰难。”老人告诉记者,1958年“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时期,张永祥身怀六甲的妻子被饿死了,在一次上山开荒途中,他也不幸被石头砸中了脚,心灰意冷的他开始消极面对生活,把自己画的画像,毛笔等工具全部都烧掉了。
  
  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受村干部的邀请,生活极其艰难的张永祥重新拾起画笔,画一些领袖的画像,记者在老人家中见到还有许多老旧的炭画像,“这张周恩来的画像是我在1978年所画的,家中还存有许多过去画的作品。”张永祥拿起毛笔,一遍又一遍地沾上炭粉,对照人物的照片,细细地在画纸上人物的头像轮廓上进行描摹,年过七旬的老人手上功夫依然灵活敏捷。
  
  改革开放后,人们的生活水平提升,因炭画的保存时间较长久,不少人开始找炭画艺人给家中老父母画炭画,张永祥在小镇里面开了一间店面给人画画并收取一定的费用,“改革开放之前,我给人画画从来都没有钱,总共算下来,估计画了两万多张。”老人告诉笔者。
  
  1992年初冬,张永祥来到了肇庆,因炭画技艺高超,生意也做得越来越好,将年代久远、褪色严重的照片人物画得栩栩如生,深受顾客的青睐,在肇庆一直呆到现在。但找他来学这门艺术的人却鲜有,十多年来一直都没有人来找他学徒,“之前很少人学,现在就更少了,现在的年轻人大多缺乏耐性,这门手艺学起来也比较困难,很少有人会静下心来学。”但在之前的三个月,老人终于收到了一个女徒弟,还是一位美术学院的学生,“我在尽力收学徒,想在有生之年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老人说。
  
  没有耐心是画不好的
  
  今年60岁的杜周也是肇庆为数不多的民间炭画艺人中的一位,他的摊位位于天宁南路后的一个巷子里的不起眼的角落。一张桌子,一条凳子,一副炭画牌匾,一个装炭画工具的小箱子,构成了其在街头谋生、创作的全部家当,桌子摆在其他商用店面的旁边,桌子后面的墙壁上张挂着几张周恩来、齐白石的炭画像,一到下雨天他就只能在家作画,因半露天的桌子会被雨水所浸湿。
  
  来自罗定市连州镇连东村的杜周从10岁左右就开始学习炭画,一画就是半辈子,18年前带着家人来到肇庆,靠着街头作画卖钱供家人生活和孩子上学,现在两个女儿已经参加工作,但他仍然坚持在外作画,“我不仅是为了赚钱,女儿们都能赚钱养我了,我主要是习惯了在外画画,一放下就感觉到不安。”杜周说。
  
  记者联系到老杜的当日正好下雨,他并没有出摊,后来他才从家中赶到摊位,为了让记者见识到自己的手艺,他将一个小木箱子摆到了桌子上面,打开箱子后是各种各样的毛笔,一盒炭精粉,还有几个刷子。他将一张人物的照片夹在箱子里,拿出已完成三分之二的画纸开始描摹,用毛笔反复地沾上炭精粉进行仔细的描摹,每次沾一下就画一下,然后用刷子将黑色不匀称的地方刷匀称,一步紧接着一步,手法非常娴熟。
  
  “画炭画讲究的是眼睛要明,手要精细,作画者心理必须要保持耐心细致,才能画好一幅画,我一张画一般都要画四五个小时,如果是精工画,要求特别高,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没有耐心的人肯定是画不好的。”老杜说,炭画的优势就在于留存时间长,一百多年都没什么问题。记者在老杜挂在墙上的画中见到了1998年画的周恩来画像以及一些年代更久远的画作,颜色都非常深厚,毫无掉色的痕迹。
  
  现在仍不时有人慕名来找杜周画画,一幅画300到800元不等,杜周现在的收入有3000元一个月左右,而在90年代末,一副画仅能卖到两块五毛钱,“现在肇庆这里画炭画的我所了解的大概有三十人左右,年轻人都不太愿意学习这门手艺了,有家长带着孩子来找我学,半个月不到,孩子就放弃了。”
  
  以前画炭画的收入很微薄,家人也曾经埋怨过杜周,希望他能做些其他的生意,但他执意画画,大女儿在小时候还跟过老人学习画画,但长大了就不愿意再学习了,“我女儿说画画赚不到钱,就没有再学习了。”老杜称不出意外,自己的身体还健朗的话,会一直画下去,希望炭画在艺术的地位上面能得到一些提高,得到应有的尊重,这真的是一门很需要技艺的画派,也是具有很高的艺术性的。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西江炭精画 
06月18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吉林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吉林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吉林俱乐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 吉林俱乐部 炭精画 
06月05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西安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西安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西安俱乐部!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世界 炭精画俱乐部 炭精画 
06月05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新疆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新疆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新疆俱乐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 新疆俱乐部 炭精画 
美好今日

快速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艺术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艺术,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又名“炭精画”“炭画”,属于民间美术。采用炭精粉为颜料,与西方素描相结合,使用毛笔蘸粉单色干擦。崇尚写实,细腻动人,比照片还好看,一经装框,永不褪色。作为国粹不言自明!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绘制巨幅人物画、花鸟画、山水画,还具有画像的实用性,广泛受到祖国各地及海外朋友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作品欣赏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欢迎您回家!会长张智华老师微信号13098409932欢迎加为好友。各地人物画爱好者、画像从业者、收藏家,均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艺术事业。

 

中国炭精画世界欢迎您回家

抒写心声
会长风采

 

作品欣赏

 

组长:张智华

中国炭精画艺术课题组

——————

尽精微,致广大

——————

 

奇妙的中国炭精画艺术

  致力于中国炭精画创作与教学研究的中国炭精画艺术课题组,聘请中国教育学会(CSE)会员、湖北省书画研究会(HBDPRI)会员、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会长张智华老师出任组长。张智华老师为抢救和传承这门濒临失传的民间美术,曾于九十年代初期利用课外时间拜访国内三省六地的民间画师,还参加了贵州省毕节炭精画像馆杨君明馆长亲授的炭精画培训。后来,张智华老师除了语文教学与研究之外,为父老乡亲创作炭精画近万张,并首次提出炭精画新概念“中国炭精画”。1996年8月,《奇妙的中国炭精画艺术》内部发行。2010年4月,炭精画国际域名(tanjinghua.com)从海外回购成功。2013年7月9日,“毕节一绝”毕节炭精画创始人杨君明老馆长来到宜昌,指导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工作,饱览美丽而神奇的三峡风光;师生真情,把杯畅饮,短短半月,意犹未尽……宜昌——这座“全国文明城市”,给杨君明老馆长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张智华与杨君明老馆长,燃起了“中国炭精画艺术”的熊熊火焰,照亮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的发展之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