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tanjinghua.com)为您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炭精画
07月21日

《南方日报》:老艺人以炭画技艺为生称炭画可保存百年之久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南方日报讯(记者:蔡捷
  
  下午3时许,正午的暑气尚未完全散去,新华路街边巷口“肥佬画像”的摊主还在雕琢他的素炭画。老花镜、放大镜、画笔、相纸这是他工作台上最重要的工具。依靠这几样东西,这位手艺人守住了50年的炭画技艺。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因身形肥胖,因以为号焉。”手艺人“肥佬”每天都在西南街道的巷口摆摊,许多人只知道他是“西南画像肥佬”,却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其实,肥佬姓叶,名支源,广西灵山县人,今年69岁,年近古稀,依然看上去精神抖擞。在靠近摊位的墙上,挂着叶伯最自豪的杰作,一幅齐白石的画像,栩栩如生,与黑白照片的逼真度不相上下,齐白石也是他最喜欢的人物,甚至作为一股精神力量潜行在体内,鼓舞着他对绘画技艺精益求精的追求。
  
  漂泊二十载根落三水
  
  在照相机还是稀罕物的年代,拥有一张自己的画像可真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儿。儿时的叶伯就希冀自己能有绘画的能力,用笔头就能把容貌真实的反映出来,“那时几乎对绘画已经达到痴迷的程度。”叶伯说,小时候经常和几个小伙伴一起自学画画,那时家里给的生活费,叶伯都舍不得乱花,把钱省下来买书,《怎样画人像》、《头像素描剖析》等这些书差不多快被他翻烂了,按照书上的讲义,儿时的叶伯依样画葫芦学着描摹,从此踏上了绘画人像的道路。
  
  在讲述这过往的经历,叶伯依然觉得那些岁月真是令人回味,渴望绘画成为儿时最深刻的记忆。所以在后来,有年轻人向叶伯讨教绘画的“秘诀”时,他往往强调兴趣二字,“兴趣是根基啊。有了这个基础,才会有动力不断去提升绘画的技巧。”
  
  作为自学成才的叶伯,面对书上的理论,他打趣地搬出毛主席的语录,“理论要和实践相结合。”而这种实践也贯穿了叶伯的整个人生。叶伯说,从拿起绘画笔的那个时候开始,因缘际会,不曾料到一种兴趣爱好竟成为整个人生的主轴线。
  
  “那个时候,除了种田,有一条其他的谋生路可不容易啊。”因为各种原因,叶伯不得不离开家乡,“十七八岁就得自找生路。”从广西的家乡出发,挑着绘画的工具箱,挨个镇挨个村地为别人画,希望能多赚点路费。那个时候,大家对画像这个“新职业”抱着新奇态度,叶伯每来到一个村,都会有一些年轻人来求教,但由于还要赶往下一个村,能逗留的时间不长,“只能给年轻人指点一二。”
  
  永远行走在路上,这种生活环境让叶伯也有了安定的想法,“在外行走了二十多年,就这样漂泊着来到了三水,”叶伯说三水以前是个很小的县,“三水,山好水好人也好,就想着先暂时留下来吧。”叶伯这句话有半开玩笑的意味,但他没想到这一留竟是三十余年。叶伯是改革开放后,三水快速变化发展的见证人之一。“三水以前只有一条主路通往广州,如果现在要我开车去,肯定去不了。”他回忆,其实当时留在三水的主要原因是“有更多人找我画画”。叶伯笑道。
  
  7张画像3年后终迎得主
  
  在三水,西南附近的街坊都知道他有个出了名的绰号。“肥佬,给我画个像咯。”来找叶伯画炭画的顾客都喜欢这么喊。“肥佬”这个名字远近闻名,人们只知道有“西南画像肥佬”,却不知道真实名字姓叶,他解释,年轻的时候很胖,起码有一百六十多斤重,从此,便得了“肥佬”这个绰号。
  
  由于画功扎实,在文革时期,叶伯还被单位邀请去画过毛主席像。“5米高3米宽,搭个架子,高空作业。”叶伯回忆,这是他画得最大的一幅画,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一幅。“当时站在架子上,一个人连续画了四五天才完成”,画墙画比平时在纸上画难度要大许多,叶伯表示,画的时候眼睛只能看到局部,如何保证整体的效果逼真,十分考验功底。
  
  在画完毛主席的画像后,叶伯的画功再次被认可,远近闻名,大家都知道是“肥佬”完成了毛主席的巨幅画像。
  
  其实,闻名的不只是“肥佬”和“墙画”两个词,更是“信誉”二字。叶伯告诉笔者,有一次一位顾客来访,留下一张家里老人家的相片,要求一模一样地画七张,留给七个兄弟姐妹做纪念,并表示过些天来取。叶伯在规定的时间内加班加点,如期完成了画像。然而一个月过去了,顾客都没有出现,甚至三年来,叶伯都不见其经过画摊。
  
  这期间,叶伯有空的时候也会把画像拿出来继续完善,确保画像保持最好的状态。妻子也曾多次劝他把画像扔掉,“那位顾客不会要了”。“万一顾客回来了呢,我相信那位顾客还是会回来取的。”叶伯认为既然跟顾客保证了画好画像,等对方来取,那么就要说到做到。
  
  三年后,这样的承诺得以实现,顾客依循原来的路来到摊位前找到叶伯,取走了他需要的画像,“没想到七张画依然保管得很好,特别感谢。”顾客的一句简单的感谢让叶伯觉得这些年的等待都变得有意义。“那位失联的顾客是因为突然去了马来西亚三年,才没按时回来取画。”道出顾客当年没回来取画的原因时,叶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理解的微笑。
  
  据了解,找叶伯画过炭画的人不计其数,其中不乏一些从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等国家归来的华侨,他们特意找叶伯还原那些受潮的老旧照片,希望能拾回对故人容颜的记忆。也因为这样,叶伯的炭画连同家乡的味道一起随着华侨们漂洋过海。
  
  “想出本书,把这门艺术流传下去”
  
  叶伯带笔者参观他的画室。“看这是谁?这又是谁?”他从柜子里拿出许多伟人的炭画肖像来“考”笔者。这些画都被玻璃框装裱,整整齐齐地放置着。“这些全是以前的招牌画,但现在不会轻易摆出去。因为没有多少人仍然喜欢炭画了。”在一番失落言语之后,叶伯最后拿出的一张画像时,对着光线,细细摩挲,笔者看着画像上陌生的面孔,一阵疑惑,“这是年轻时候的我啊,看不出来吧。”叶伯为他的“小计谋”得逞而换上一张微笑的面孔。“这种炭画能够保存百年之久,很多老旧照片却保存不了这么长时间。”叶伯望着自己的画像,感慨绘画陪他走过的岁月。只可惜这门技艺却难以传承。
  
  叶伯的大女儿学的环境艺术设计,大儿子学的也是设计,二女儿在房地产,唯独小儿子大学后有学炭画。“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学这个。”叶伯有些无奈地说。
  
  “来看这幅,是我外孙女画的。”叶伯指着墙上的画对笔者说。所谓“画”,其实只是用彩色纸片粘贴拼成的向日葵,也是玻璃框装裱的,被叶伯挂在进入画室最显眼的位置。叶伯的画室空间很小,摆放下各种画炭画用的工具和材料后,站两个人还宽松,要是站三个人就显得很拥挤,会有些转不过身来。叶伯站在外孙女的作品前,“肯定要传给她,不过她还小,刚读完一年级,长大些会要教她。”说起外孙女,叶伯有几分得意和欢喜。
  
  除了想把炭画传承外孙女,叶伯还有意出一本这方面的书籍。“想出一本书,把这门艺术流传下去。”叶伯告诉笔者,市场上虽有些炭画方面的书,但介绍都不详细,想出版一本来填补这方面的空白,书名设想为《怎样画炭画》。谈到出书,叶伯神情有些激动,或许他真的太想出这本书了。“现在老了,没有那么多精力了。”叶伯说,出这类书工程量庞大,要起稿,要制作插图,还要配文字,心里很想出书,由于年纪太大,有心无力。
  
  然而他能做的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初一,每天都到这三十年来的老地方摆摊。对照着老旧照片,拿着放大镜在纸上擦了又画,画了又擦,细细雕琢的叶伯俨然成为巷口的一道风景。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方日报 老艺人 炭画技艺 炭画百年 炭精画 
07月13日

《西江日报》:那些肇庆街头的炭画老艺人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西江日报讯(记者 叶红)从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炭精画在国内兴起,曾鼎盛一时。如今,在数码相机风靡的冲击下,从事炭画的民间艺人也越来越少,炭画这门传统技艺正在式微。炭精画是我国古老的民间艺术,又名炭画,是绘画艺术的一个小支流,来源于国画,又区别于国画。作为绘画艺术,论其表现形式也属单色绘画范畴。论其独特的块面干粉揉色运笔方法又不完全类同于素描。炭精画是集艺术和实用性为一体的独门画派。
  
  炭精画在画坛上被认为是民间艺术登不上大雅之堂,没有市场,既然炭精画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也有其存在和发展的形式和方向。在肇庆一些老城区的巷尾街头,依然有一部分以画炭画为生的民间艺人,近日,记者走进他们的生活,了解炭画艺人的艺术之路。
  
  七旬老人曾免费画像两万多张
  
  在市人民政府对面的一个小巷子里,一栋简陋的房子墙壁上挂着许多炭画,与所画的真人相差无几。一位年过七旬,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自家大门外的桌子上专注着画着画像,据老人介绍,自己从十二岁便开始学习炭画,改革开放之前曾免费为市民画炭画像,赠出炭画两万多幅。
  
  老人名叫张永祥,生于1941年,郁南县罗旁镇人,读了三年小学并因家境贫寒放弃了学业,开始跟随父亲学习祖传的炭画像艺术,“我很小就开始学习炭画,那时候父亲很严厉,炭画是一门需要耐力,对画画的手艺要求精细的艺术,一副画完成下来最长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张永祥一边学习一边在街边免费给路人画画,赠予他人同时也使自己的水平得到提升。
  
  “那时候生活艰难,很少有人舍得掏钱去购买画像,因此我干脆免费给人画画,自己的生活也过得非常艰难。”老人告诉记者,1958年“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时期,张永祥身怀六甲的妻子被饿死了,在一次上山开荒途中,他也不幸被石头砸中了脚,心灰意冷的他开始消极面对生活,把自己画的画像,毛笔等工具全部都烧掉了。
  
  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受村干部的邀请,生活极其艰难的张永祥重新拾起画笔,画一些领袖的画像,记者在老人家中见到还有许多老旧的炭画像,“这张周恩来的画像是我在1978年所画的,家中还存有许多过去画的作品。”张永祥拿起毛笔,一遍又一遍地沾上炭粉,对照人物的照片,细细地在画纸上人物的头像轮廓上进行描摹,年过七旬的老人手上功夫依然灵活敏捷。
  
  改革开放后,人们的生活水平提升,因炭画的保存时间较长久,不少人开始找炭画艺人给家中老父母画炭画,张永祥在小镇里面开了一间店面给人画画并收取一定的费用,“改革开放之前,我给人画画从来都没有钱,总共算下来,估计画了两万多张。”老人告诉笔者。
  
  1992年初冬,张永祥来到了肇庆,因炭画技艺高超,生意也做得越来越好,将年代久远、褪色严重的照片人物画得栩栩如生,深受顾客的青睐,在肇庆一直呆到现在。但找他来学这门艺术的人却鲜有,十多年来一直都没有人来找他学徒,“之前很少人学,现在就更少了,现在的年轻人大多缺乏耐性,这门手艺学起来也比较困难,很少有人会静下心来学。”但在之前的三个月,老人终于收到了一个女徒弟,还是一位美术学院的学生,“我在尽力收学徒,想在有生之年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老人说。
  
  没有耐心是画不好的
  
  今年60岁的杜周也是肇庆为数不多的民间炭画艺人中的一位,他的摊位位于天宁南路后的一个巷子里的不起眼的角落。一张桌子,一条凳子,一副炭画牌匾,一个装炭画工具的小箱子,构成了其在街头谋生、创作的全部家当,桌子摆在其他商用店面的旁边,桌子后面的墙壁上张挂着几张周恩来、齐白石的炭画像,一到下雨天他就只能在家作画,因半露天的桌子会被雨水所浸湿。
  
  来自罗定市连州镇连东村的杜周从10岁左右就开始学习炭画,一画就是半辈子,18年前带着家人来到肇庆,靠着街头作画卖钱供家人生活和孩子上学,现在两个女儿已经参加工作,但他仍然坚持在外作画,“我不仅是为了赚钱,女儿们都能赚钱养我了,我主要是习惯了在外画画,一放下就感觉到不安。”杜周说。
  
  记者联系到老杜的当日正好下雨,他并没有出摊,后来他才从家中赶到摊位,为了让记者见识到自己的手艺,他将一个小木箱子摆到了桌子上面,打开箱子后是各种各样的毛笔,一盒炭精粉,还有几个刷子。他将一张人物的照片夹在箱子里,拿出已完成三分之二的画纸开始描摹,用毛笔反复地沾上炭精粉进行仔细的描摹,每次沾一下就画一下,然后用刷子将黑色不匀称的地方刷匀称,一步紧接着一步,手法非常娴熟。
  
  “画炭画讲究的是眼睛要明,手要精细,作画者心理必须要保持耐心细致,才能画好一幅画,我一张画一般都要画四五个小时,如果是精工画,要求特别高,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没有耐心的人肯定是画不好的。”老杜说,炭画的优势就在于留存时间长,一百多年都没什么问题。记者在老杜挂在墙上的画中见到了1998年画的周恩来画像以及一些年代更久远的画作,颜色都非常深厚,毫无掉色的痕迹。
  
  现在仍不时有人慕名来找杜周画画,一幅画300到800元不等,杜周现在的收入有3000元一个月左右,而在90年代末,一副画仅能卖到两块五毛钱,“现在肇庆这里画炭画的我所了解的大概有三十人左右,年轻人都不太愿意学习这门手艺了,有家长带着孩子来找我学,半个月不到,孩子就放弃了。”
  
  以前画炭画的收入很微薄,家人也曾经埋怨过杜周,希望他能做些其他的生意,但他执意画画,大女儿在小时候还跟过老人学习画画,但长大了就不愿意再学习了,“我女儿说画画赚不到钱,就没有再学习了。”老杜称不出意外,自己的身体还健朗的话,会一直画下去,希望炭画在艺术的地位上面能得到一些提高,得到应有的尊重,这真的是一门很需要技艺的画派,也是具有很高的艺术性的。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西江炭精画 
06月18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吉林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吉林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吉林俱乐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 吉林俱乐部 炭精画 
06月05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西安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西安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西安俱乐部!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世界 炭精画俱乐部 炭精画 
06月05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新疆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新疆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新疆俱乐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 新疆俱乐部 炭精画 
05月09日

退休美工创作炭精画 希望有人继承此技艺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www.tanjinghua.com):78岁的退休美工陈德年擅长画炭精画,而且,他最喜爱画的是毛主席的肖像。20年来,陈老已经完成毛主席的炭精画像,加上他之前收藏的毛主席肖像,总共有近千幅。
  
  在陈德年手中,有整整120幅毛主席肖像的底稿,目前,他已经完成了60幅在丝绒上画出的炭精画。
  
  60幅,他画了20年。陈德年说,他希望有人能继承他的技艺。“我的子女对绘画都不太感兴趣,所以我想在社会上找到一个继承人,没什么要求,就是要热爱绘画,要有耐心。”陈德年说。
  
  此外,家里的近千幅毛主席肖像也成了陈德年的一个心事。陈德年说,他想把自己多年来的收藏和所画的毛主席肖像画,无偿捐送给社会,“希望有专业的机构能接纳,让这些画像得到妥善保存,我就心满意足了。”
  
  

已有 2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退休美工炭画 炭精画 民间炭精画 
04月24日

秋千网:“中国炭精画”正被广泛认可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秋千网(www.qiuq.net)讯(通讯员 杨太守)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中国炭精画”是湖北省书画研究会会员、画家、中国炭精画世界(tanjinghua.com)创始人张智华老师在90年代初期提出来的。
  
  张智华老师为了普及这门濒临绝迹的民间艺术,曾经拜访三省六个村庄的民间艺人,还专门参加了中国炭精画第一人杨君明老师的炭精画培训班。
  
  后来,张智华老师用了整整三天时间,和助理设计师为美术爱好者们设计出来“中国炭精画世界”网站,于2010年4月28日注册“炭精画”域名(www.tanjinghua.com),并全面上线!给热爱炭精画的朋友带来了艺术的希望,也让这一民间美术焕发出新的春天。
  
  在“百度”、“360”、“谷歌”等各大搜索引擎,“中国炭精画”均有全新的收录和全面的展示,推动了炭精画的发展。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炭精画”正在被广泛认可。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秋千网 中国炭精画 炭精画 
04月23日

《江门日报》:炭精画、成衣缝制、钟表修理老行当如今还留下多少?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江门日报讯(记者 陈素敏
  
  台城中心街区和西宁市是老城区。这里的建筑别具风格,带有浓厚的侨乡特色。不仅如此,在老城区的角落里还隐藏着不少老店铺。他们仿佛是老城区里的“活化石”,最能代表台山市民的生活特色,也见证了老城区的兴衰。
  
  近日,记者采访了炭画、成衣缝制、钟表修理三个老行业的从业者。这些工作曾为他们带来丰厚的收入,可是,随着经济、技术的发展进步,市民对这些行业的需求越来越小,这些行业面临着急速衰退的境地。
  
  1、炭画制作:从风靡一时到面临失传
  
  赵恒的摊档摆在革新路的老骑楼下。在台城,革新路俗称“牛屎巷”,是西宁市街区里一条普通的小路。因为毗邻台西路步行街,小路的人气一直很旺。
  
  没有属于自己的楼面,在老骑楼的一角,赵恒展开一张1米多宽的木质小桌子,摆上各式各样的炭画工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这样的日子,赵恒已经过了快三十年了,几乎是风雨不改。每天早上9时,过往的市民就能看到60多岁的他坐在骑楼的角落安静作画的身影。
  
  “以前的西宁市很兴旺,来这里赶集的市民络绎不绝,找我画画的人也不少。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坐上一整天也未必能接到生意。”赵恒感叹,革新路的人流虽然不少,许多市民经过他的摊档也会停下来看看,但只是赞叹几声便离开了。
  
  赵恒是四九镇五十圩人。年轻时,他跟从村里的老人学会了这门手艺。改革开放后不久,他便开始在革新路上摆摊画炭画。
  
  一个放大镜、一盒炭精粉、数支毛笔,再加上一张素描纸,这就是赵恒作画时的全部行当。炭画,是一种使用木炭、炭精粉条等材料绘制作品的绘画方式。赵恒说,这是一种流传于民间的传统艺术方式。“过去,相机是奢侈品,很多人的遗照,都是用炭画的。”
  
  他说,刚开始经营时,一张炭画要四五元,而现在涨到三百多元一张了。“画一张炭画不容易。为了达到精准、神似,即便是最简单的人物,也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在赵恒的印象中,炭画曾经风靡一时,仅西宁市一带,就有数家炭画摊档,只是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人独撑着,他担心这门手艺会失传。
  
  过去,赵恒也曾经收过几名徒弟,但因为各种原因他们都没有坚持下来。“没有办法,耗费时间长,接不了生意,养活不了自己,谁愿意干呢?”他说。
  
  2、成衣缝制:顾客越来越少了
  
  迎朗路,台城人称之为“车衣街”。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里聚集了很多布料店和成衣加工店。
  
  黄权的店,就在迎朗路上,一家老式的骑楼商铺内。
  
  店面非常干净,挂满了许多布料,还有一张大大的设计桌。而店里则别有洞天,是一个小小的成衣工作坊,三位妇女正在忙碌地把一些简单的布料,一针一线地缝制成衣服。
  
  黄权已经快50岁了,他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当裁缝。他的裁缝技艺是跟叔叔学的,而叔叔的师傅则是黄权的爷爷。“民国时期,我的爷爷曾在大亨圩里有一个小小骑楼店面,做的也是裁缝的生意。后来,家人陆续搬到台城。因为没有固定店面,过去我们只能在桔园路一带当流动摊贩,接到了生意就拿回家里做。上世纪90年代,政府把迎朗路打造为布衣一条街,我们就搬到这里来了。”
  
  因为经济、技术的发展,裁缝这一行业在近十年来已经渐渐被人遗忘,甚至被淘汰。“这个年代,还有谁买布料做衣服呢?除了一些单位团体、身材特殊者、有表演需要的顾客,其他的客人真是越来越少了。”黄权说道。
  
  黄权数了数手指,感叹道:“在迎朗路上,像我们这样提供一条龙服务的缝制衣服的店铺只剩下几家了。”
  
  挑选布料、量身、裁剪、缝制……在黄权的店内,衣服裁制,提供的是一条龙的服务。因为衣服是量身定做的,相比市面上直接购买的衣服,会更加合身。但是,因为物料上涨,人工费用也高,制作衣服的成本太高了,这让黄权吃不消。
  
  即便手中的技艺是从祖辈传下来的,黄权也没有让子女继承的意思。“生意不好做,就算子女学会了,也没办法养活自己。时代在变,这个行业也势必会被淘汰的,即便可惜,也无可奈何啊。”
  
  3、钟表修理:仍然有坚守者
  
  台西路3号,位于步行街的尽头。这大概是台城老城区内面积最小的店铺,仅仅两平方米。然而,50多岁的劳建强与父亲两人已经在这里经营了近半世纪的钟表修理店,是间名副其实的老字号。
  
  劳建强的店,名为富强商店。招牌就挂在店铺后墙的上方,招牌有点发黄。劳建强介绍说,那是他的父亲在刚开始经营时亲手所写的。虽然并不是出自名师之手,却也很有意义。
  
  招牌的下方挂满了钟表。大概是产自不同地方,不同年代,每一个钟表都极具特色,仿佛述说着不同年代的历史。
  
  小小店面,几乎被劳建强的工作台所占据。木质的工作台也是从劳建强77岁的老父亲那时开始用的。木桌虽显斑驳,劳建强还是非常爱护,每天都在这里修理钟表。
  
  劳建强从老父亲手中学得一手修表的好功夫。年轻时,他曾到台山钟表厂工作。后来,钟表厂不再经营了,他便回到家中的老店,与父亲一起打拼。
  
  劳建强每天戴上四倍放大镜,在小店里为客人修理钟表。这样的日子过了20多年,劳建强感觉整个行业的发展已经早不如前了。他说:“过去能戴上手表的人,经济条件都相对比较好。修理钟表,也是很不错的职业。到了今天,钟表已经便宜了不少。坏了,就买新的,谁还修理呢!”
  
  即便生意不好,没有年轻人愿意从事钟表修理的工作,但是,劳建强也没想过放弃这个行业,放弃这个店。“我不知道还能从事什么工作。我很喜爱钟表,也愿意继续工作。直到我眼花了,不能做下去时,再考虑退休的问题吧。”他说。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江门炭精画 成衣缝制 老行当 炭精画 
04月11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南京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南京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南京俱乐部!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 南京俱乐部 炭精画 
04月04日

炭精画习作画面“昏”“花”是什么原因?


分类:问学堂 | 超过 人围观

炭精画练习中,遇到整体色调太“昏”太“花”,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我们一起来看看:

一个是,作画工具不好,不专业;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问问 炭精画 炭精画函授 炭精画教材 
03月18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青岛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青岛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青岛俱乐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青岛炭精画 炭精画俱乐部 炭精画 中国炭精画 
12月10日

秋千网:炭精画,是中国民间美术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秋千网讯(记者 叶红)您了解炭精画吗?作为“中国民间美术”,很少有人了解这门艺术。为此,记者采访了湖北省书画研究会会员、“中国炭精画”提出者张智华老师”。
  
  “炭精画,是中国民间美术。”张智华老师说,“‘民间美术’与‘工艺美术’组成‘民间造型艺术’,即‘民间艺术’。‘民间艺术’是针对‘学院派艺术’、‘文人艺术’的概念提出来的。广义上讲,‘民间艺术’是劳动者为满足自己的生活和审美需求而创造的艺术,包括了民间工艺美术、民间音乐、民间舞蹈和戏曲等多种艺术形式。搞清楚了概念,就能明白‘炭精画,是中国民间美术’。”
  

已有 2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中国民间美术 
美好今日

快速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发祥于1896年的上海,又名“炭精画”“炭画”,属于民间美术。取炭精粉为颜料,用羊毫笔为工具,在绘图纸上揉擦,与西方素描艺术结合在一起。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崇尚写实,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柔和自然;比摄影照片还要栩栩传神!一经装框,永不褪色,奇妙无比……作为国粹不言自明。不仅适合于绘制巨幅人物画、花鸟画、山水画,还具有画像的实用性。因此,广泛受到各地人们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作品欣赏


  天下炭友是一家!炭精画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欢迎您回家!组长张智华老师微信号13098409932欢迎加为好友。各地人物画爱好者、画像从业者、收藏家,均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成绩突出者吸收为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成员。

 

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欢迎您回家

抒写心声
会长风采

 

作品欣赏

 

组长:张智华

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

——————

炭致广大,精微传神,画美人生

——————

 

奇妙的中国炭精画

  致力于炭精画创作与教学研究的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聘请中国教育学会(CSE)会员、湖北省书画研究会(HBDPRI)会员、中国炭精画提出者张智华老师出任组长。张智华老师为抢救和传承这门濒临失传的民间美术,曾于九十年代初期利用课外时间拜访国内三省六地的民间画师,还参加了贵州省毕节炭精画像馆杨君明馆长亲授的炭精画培训。后来,张智华老师除了语文教学与研究之外,为父老乡亲创作炭精画近万张,并首次提出炭精画新概念“中国炭精画”。1996年8月,《奇妙的中国炭精画》内部发行,受到了广泛关注与好评!概括地来说有两点,一是抓住了“中国”(文化),另一个是抓住了“炭精画”,名副其实。2010年4月,炭精画国际域名(tanjinghua.com)从海外回购成功;同时成立炭精画创作与共同交流平台。2013年7月9日,“毕节一绝”毕节炭精画创始人杨君明老馆长来到宜昌,指导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工作,饱览美丽而神奇的三峡风光;师生真情,把杯畅饮,短短半月,意犹未尽……宜昌——这座“全国文明城市”,给杨君明老馆长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张智华与杨君明老馆长,燃起了“中国炭精画”的熊熊火焰,照亮“中国炭精画”的发展之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