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全球唯一官方网站-为中国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炭之声 - 民间炭精画师尚礼军的20天和20年
10月12日

民间炭精画师尚礼军的20天和20年

发布者 : admin | 分类 :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 已有 0 人留下了看法

见到尚礼军的时候,他正对着一张放大的老人照片作画。他拿着一支笔锋不太粗的擦笔在放有炭精粉的板上擦了几下,又对准画像的额头部位虚瞄了几笔,最后轻轻地画下淡淡的一笔,尚礼军似乎觉得还不满意,又看了看放大的照片,在刚才那一笔旁边淡淡地描上另一笔,而后用一支笔锋更粗的擦笔晕开,这样老人额头上的皱纹就画好了。

尚礼军是内江的一名炭精画画家,41岁的他从事炭精画像已有20多年,从历史名人到普通老百姓的照片,尚礼军已经画过大约7000幅。他的作品主要用于还原、放大旧照片和人物画像,特别是为老人或作古的人留纪念,由于画得逼真,他受到不少邀约。

在工作室的墙上尚礼军贴满了他以往的炭画人像作品

二十天学艺:画五官到理解五官

炭精画,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又称“炭画”“炭像”,是来源于透明水彩年画,借鉴月份牌年画技法,利用素描明暗调的变化发展而来的一种特殊的民间绘画形式。它以炭精粉作为颜料,通过使用擦笔、药棉、橡皮等工具,对灰度进行调整而作画,具有保存时间久的特点,因此常常被用来画人像。炭精画是绘画艺术的一个支流,它来源于国画,又区别于国画,是集艺术和实用性为一体的独门画派。

据尚礼军介绍,他的外公善画国画,尚礼军在外公的熏陶下自幼就接触绘画。由于家庭贫困,在外婆的支持下,当时初中毕业刚满16岁的尚礼军,便跟随东兴老街有名望的炭精画师李晓鸿学习作画。

“当时觉得炭画挺神奇,挺喜欢,学的人不是很多,就想去挑战下。”时至今日,尚礼军还能回忆起当时学画的场景。“那是一个仅有20天的短期培训,几十名学员挤在一个画室,全神贯注地画各自的画,挺热闹的,个个脸上都沾满了黑色粉末。”

“当时画的是玛丽莲梦露”,培训之初,尚礼军一干学徒都要从眼耳口鼻等局部画起,等到熟悉局部后,就要开始画一些人物,除了玛丽莲梦露,他还学过画齐白石。

尚礼军自己总结了学习炭精画的要领:抓神韵,“主要是要多理解五官的特点。”

尚礼军正在用不同粗细的擦笔来补充老人五官的细节

二十年作画:西林桥头年复一年

20天后,尚礼军开始在内江东兴老街支起摊子。

他的第一单生意是为一位老先生画已过世的父母。两幅炭画为他带来了第一笔可观的收入:16元,尚礼军回忆,当时老先生对他的画很满意,“下次还会介绍更多的人来画。”自此,尚礼军的炭精画生意便一发不可收拾。

“一开始的时候画久了会有点枯燥”尚礼军笑着说,“但我想让这门民间艺术传承下去。”随着东兴老街的衰落,尚礼军的作画地点也改到了市中区西林大桥桥头,临近家属院外的墙上,老旧的竖牌上写着“尚礼军炭精画像”,上面挂着一张彩色的老人的画像,在竖牌右下角,有几张伟人像和一张张曼玉的彩色像。进入家属院,黄色的颜料画的箭头指明了工作室的方向。尚礼军的工作室就在粉笔字拐角处的102号,周围随处可见尚礼军用颜料写的“画像”。推开写满大字的小木门,破旧的墙面上挂着一幅幅精美的炭精画人像。

尚礼军告诉记者,做炭精画的过程中需要用到10多种不同粗细的画笔、药棉、小木块、放大镜、塑料薄片、橡皮等多种工具,一幅作品从构图开始,经过与原照片的大致轮廓的比对进行描边,其次是人物五官的临摹,然后用药棉和擦笔对画像中的灰色调进行处理,最后也是最传神的一步,通过放大镜仔细对照来勾勒和调整画像的细节。

“有的年代很远的照片已经模糊不清,有的会有残缺破损的地方。”尚礼军介绍说,“甚至有的客户要求的画像没有照片,只能凭口头描述及亲人的照片来想象还原。”

上个月,一位名叫熊仁均的白发老人找到尚礼军,请他为双老画回忆照。当时老人家里贫穷,双亲健在时未留下照片,尚礼军只能依赖老人的印象作画,通过以熊仁均老人为蓝本,根据老人回忆对细节刻画和修改,尚礼军完成了老人母亲的画像,“个个都说母亲的像画的像极了”。现在,他正在为老人画父亲的画像。

现在尚礼军常画画的地方有三个,天气好的时候在巷子口,天热时便坐在树荫下,刮风下雨时便回到工作室里去。

作画环境虽简陋,可丝毫不影响尚礼军作画时的全神贯注

何去何从:炭画传承步履维艰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炭精画曾鼎盛一时,内江街头大小炭画艺人多达20余人。尚礼军回忆,“93年的时候,内江从事这个的比较多。”但随着数码相机和电脑的普及,手工画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过去内江东兴镇画炭精画的人也大都转行。

如今,炭精画已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内江的炭精画却早已不如当年兴盛。尚礼军也在教学生画炭精画,“有好多人都不愿意学,因为要画好的话,得花费十多年的时间积累。”

尚礼军先后教过二十多名学生,学得时间最长的有三个月。尚礼军还记得这名同学姓刘,是个哑巴,跟着他学炭精画的时候,已经年逾50,他学习炭精画是为了讨口饭吃。像这样为了讨个生计学炭精画的学生在尚礼军那里不在少数,尚礼军大概数了一下,有一半多的学生。

尚礼军的学生大多都有绘画基础,他教学生时沿用了老师李晓鸿的方法,也是先画眼睛,学会后再画鼻子、嘴、耳朵,一个月后再画整体头像。尚礼军的学生在结业时基本都掌握了炭精画的绘画技巧,但他们后来却很少再画。和尚礼军联系的学生如今只剩下几位,而画炭精画的只有一人,“他在旅游区画速写肖像。”

今年尚礼军又收了一位学生,“他喜欢这个”,这名学生今年30多岁,目前在做废品回收加工,平日一有时间,他就会来找尚礼军学炭精画。如今,他已能基本将五官画的很像,但尚礼军说,这只是达到炭精画的初级水平,“不过这名学生也有自己的工作,也许是最近太忙,他已经很久没来这里学习了。”

(来源:中国炭精画世界/作者:刘菡妮 冉自春)

责任编辑:文禾

承接中国炭精画作品制作 >>请加QQ:791541679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必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尽精微,致广大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