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桌标下载 炭精画〖官方〗-中国炭精画总课题组(tanjinghua.com)为您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画像
04月13日

他们眼中的清明:缅怀 尊重 生命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这座一江两岸的城市拥有672375人,生生死死逐日上演。跨江大桥之上散落在地的破旧摩托车,北江边上偶尔被人发现的浮尸,医院内走向生命终点的病人。据统计,清城区2015年死亡3829人,平均每天火化遗体11具,多时接近20具。

画遗像的姐妹:24年画像一万多幅
  南门街巷子内,挂着写有“画像”二字的炭画,这是谭小琼的档口。谭小琼和她的双胞胎妹妹在此摆摊24年,这些年来,每人每年约画300幅画像,共画像7200幅,两人共画11400多幅,其中遗像占据80%。
  她们离悲伤很近,重现逝去之人的容颜,留住在世之人的回忆。
  来画像的多数为老人
  上个月中旬,一位身材高大、打扮得体、戴着眼镜、气质儒雅的四川老人来清远参加婚宴,闲逛时看到“画像”的档口,便想着给他的父母画张像。因为老人要赶路,凭着一张年代久远的大合照,姐妹俩合力,花了一天,把两个老人的合照画完。经过几次修改,老人把照片发给身在海南的侄子,确认“神似”后,又让她多画一张,给侄子寄去。
  父母的形象重现,老人很是感激。末了,还请谭小琼吃饭。这令她印象深刻:这是第一个请她吃饭的顾客。
  像四川老人一样,为父母“补张照片”的老人不在少数,“算是一种心理安慰,寻求心灵的慰藉。”
  来让她们画像最多的还是老人。也有老人特意在画像后面加句留言:“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老人感叹,年轻时打拼没有报答父母,只能现在缅怀一下。
  也有凭借后代模样为亲人画像。中年男人要为抗日烈士的爷爷画相,家中只有他最像爷爷,于是将自己照片作为参考。
  “有不少老人没有照片,或照片掉色、模糊不清。只能靠他们的孩子描述,或者找到最像他的人照片参考。”潭小琼说,只能从描述中理解,也要多番拼凑、修改。
  见证那些生与死的故事
  画像本是谭小琼父亲的爱好,长大后跟随父亲学习,成为姐妹俩的谋生之道。20多年来,帮各种人画像,也留住过一场场生命的记忆。
  一名70多岁的妇女,拿着老公年轻时的照片,请求画合影。谭小琼便把妇女处理得年轻一些,画中男人画得年长一些。对于要画合影的,谭小琼还是会多嘴提醒一句,“还是建议在生的和过世的分开画再拼在一起,或者再画一张单人照。”
  画遗像的除了老人,还有意外死亡的小孩子。谭小琼说,最小画过7岁的小孩,这样年轻的孩子有三个。一个是车祸死亡、两个是溺死的,照片多由帮忙处理后事的亲友带来,只有这样身份的人过来,跟谭小琼聊上两句,她才会知道背后的故事。
  她也极少过问像中之人的事情。“不问死亡,不问缘由,只管画画。”有一些顾客看到画照片流眼泪,遇到一些心情特别沉重的顾客,更是不敢多言。
  曾经遇到过伤心至极的老妇来给两个儿子画像,谭小琼只开口问了一句“这是你的儿子吗?”老妇便大哭起来。不会安慰人的谭小琼手足无措,幸亏旁人不停安慰,她才得知老人的两个儿子,一个尚未结婚,一个儿子6岁,或因病、意外而去世,老人独自一人带着孙子过活。
  年轻人找“代笔”
  也有60多岁两夫妻为自己准备遗像,她也不问原因。大多数人提的要求是画得慈祥、包容一些。如果露齿严重的、皱纹多,还会美化修饰一下。遇到赶时间的,两姐妹合力,快的话两个小时就可以完工一幅。
  除了老人、名人,谭小琼画的还有一些娱乐明星。一些学美术的小男生,想送给自己喜欢的女生,功力不够,就来找到谭小琼“代笔”,还嘱咐“不要画得像遗照哦。”所以她的手机上保存着画过的TFBOY、花千骨的画像,还有年轻小女孩的画像,画完,便给小男生寄过去。
  虽然现在的影印技术已经很先进,但谭小琼认为,炭画这样的民间艺术更具有艺术感和时代感。她说,炭画最大的优点是长时间不褪色,保管得好越放越好看。“炭画保存时间长,人工操作,比起冲印技术,无论是成像还是保存都更胜一筹。”
  “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放炭相在家里,一般放在祠堂或旧房子。”因此生意比以前差了些。谭小琼回忆道,八十年代时,南门街不少人作画,形成“三足鼎立”的画面。而如今只剩下她和妹妹在作画了。
  面对生老病死的众多“人像”,看到年轻人的遗像她也会感到惋惜,谭小琼感悟:人是按一个个算的,并不是按年轻算的,身体健康就最重要。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清明节 炭精画 画像 炭画 中国炭精画学校 炭精画官网 
02月04日

老行当“画匠”渐行渐远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画匠,顾名思义也是一种匠人。唐代文学家、诗人韩偓在《格卑》诗中就有“入意云山输画匠,动人风月羡琴僧”描绘画匠的一句诗。而《水浒传》五十八回中也提到“近日史大官人下山,因撞见一个画匠……”的内容,说明画匠在中国民间的历史已经很久远了。

画匠,在桐庐民间匠人中算是一种有身份的人,虽称不上什么“大家”,但也是一门很吃香的行当。因为,画匠毕竟与其它匠人不一样,肚子里多少也喝过几滴墨水的,在人们心目中,是当作有文化层次的人来看待。再说炭精粉肖像画是一个以写实为主的画派,其主要的欣赏群体是一些没有受过专业绘画教育的人群,因为形态逼真,更容易被人们理解与接受,所以深受民间的喜爱。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精画像 炭画 画像 
11月18日

“炭画世家”的守候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海口骑楼老街。炭画世家。一支笔、一块画板、一张凳子……叶保龙接过外公韩冠平、妈妈韩翠琼的画笔,在老街的屋檐下,以炭画为业。三代人,相继走过了近一个世纪的时光,凝聚了老街文化的灵魂。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画世家 炭画 炭精画像 画像 炭精画官网 
10月16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湘潭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湘潭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 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湘潭俱乐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湘潭炭精画 炭精画 炭精画像 画像 炭画 湖南炭精画 炭精画官网 
09月05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荆门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荆门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荆门俱乐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精画像 画像 炭画 炭像 中国炭精画 
08月09日

天安门上毛泽东画像背后的故事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每年的国庆前夕,天安门城楼上都要更换新绘的毛泽东画像。这幅画像是全中国人最熟悉的一幅肖像画,也是全亚洲最大的手绘领袖画像。毛泽东像经过几次变更?毛泽东像的画师分别是谁?绘制毛泽东像有哪些特别要求?相关史实却鲜为人知。
  曾经的北京市美术公司肖像组成员,目前任歌华文化中心总监的石京生参与过毛泽东像的绘制。当年北京市曾特招10个青少年专门培养画领袖像,他就是其中之一。聊起关于毛泽东肖像的往事,他尤有感触。从画毛泽东像开始,到后来画巨幅广告画,石京生调侃他们是“中国用颜色最多的人”“把照片画准,画得更像印刷品、照片的人”。从石京生的叙述中,可以看出这段经历带给他的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印迹。
  第八版毛泽东像的由来
  据相关文献资料,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共挂过8种版本,现在悬挂的是1967年10月1日延续至今的版本。第一、二版毛泽东画像都是在建国前的庆祝集会上临时悬挂,主笔是董希文。第三版悬挂于开国大典时,由国立艺专的教师周令钊绘制。一般在每年的“五一”“十一”,悬挂毛泽东巨幅画像10天左右,画像的规格根据天安门的整体格局,最终确定为高6.4米、宽5米的尺寸。
  随后,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又历经数个版本的变动,画像师先后由辛莽、张振仕等人担任主笔。石京生回忆,新中国成立50周年时,王国栋在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时透露:由于当时社会上的美术工作者开始到处“抄肥”(意即挣钱),没有一个固定的单位专门按时、按点完成此项绘画任务,以至于出现领袖画像调色不均匀、质量不稳定的情况,时任天安门管理委员会处长的姜承达上报北京市委,经市委书记彭真批准,从1964年开始,指定由北京市美术公司的王国栋专门负责绘制天安门这张毛泽东画像。包括后来印刷的彩色毛泽东像、周恩来像等,也都是王国栋绘制的。
  在王国栋担任主笔期间,毛泽东像改为沿用至今的第八版肖像。据石京生回忆,王国栋曾对徒弟们说起过画像变更的故事。“上世纪60年代,有一次在北京工体召开声讨美帝国主义大会,阿尔巴尼亚总书记恩维尔·霍查派总理穆罕默德·谢胡来华参加大会。当时的工体挂出了毛主席和霍查的肖像,周总理看后发现毛主席的侧面标准像神态温和、慈祥,霍查的肖像威武、庄严,两张像放在一起不协调。周总理要求再换一张,就找到后来广泛使用的正面照。这张正面肖像看上去庄重、威严,又慈祥,把几个优点汇集在一起,更有领袖风范,看上去也更深沉、更有精神感召力。”石京生说。
  之后,天安门城楼上使用的毛泽东画像也更换为这一形象。1967年10月1日,第八版毛泽东画像挂上天安门城楼。而从“文革”开始,毛泽东画像也从原来的“五一”“十一”悬挂改为天天悬挂。到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王国栋的大徒弟葛小光逐渐接过了师父的画笔,执笔画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一画就是30年。据悉,从2014年起,中央美院的艺术家们接手了这一绘制任务。
  曾经的领袖像接班人
  “文革”期间,北京市美术公司是少数可以画画的单位,但绘画的主题和形式都是严格规定的,承担了北京市“十大建筑”和各大单位的领袖像绘制工作,包括机场、火车站、军队、机关、厂矿、学校以及外地很多广场的领袖像绘制工作。由于领袖像的画面大、劳动强度大,公司肖像组原有的画家们年龄偏大,登高爬低体力不支,但来自全国各地的领袖像订单太多,供不应求。因此,1975年,北京市美术公司决定从北京100多个学校招10个男生进行培养,首要的条件是“历史清楚,政治上靠得住”。当时15岁,还没有初中毕业的石京生,经过层层推荐、政审、体检、父母单位调查、学校考察等程序,被北京美术公司肖像组录用。同时进入公司的其他9个学生分别是:姜建秋、王林、王景云、江立平、欧京海、刘阳、张春明、邢秋成、褚秀峰,一道跟随王国栋学习。
  回忆那段时光,石京生说:“那些领袖像完全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像我们也属于是时代的产物。当时除了学习绘画的技法,我们10个学员每天下午都要读《毛泽东选集》五卷并讨论,从领袖的著作里理解毛泽东思想。”从1976年到1979年的4年间,石京生一个星期至少画一张毛泽东像,天天加班赶制订单,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孙中山像,后来又加上了寸头形象和背头形象两个不同时期的华国锋肖像。“那几年,不算大的,我们加上师父画了总有上万张,有时还要去外地画,在当时就是常态的政治任务。”石京生说。
  改革开放之后,领袖肖像画的需求减少,北京市美术公司成立了第一家广告艺术公司。为绘制大幅领袖像而培养的这10个年轻人,被公司委派画起了大型户外广告。由于长期画大型肖像练就的手头功夫,小到4米×3米,大到10米×10米的各种海报,对他们来说可谓轻车熟路,“一两天就能完工的活儿”。如今,他们都已步入中年,除了姜建秋、王林和石京生还留在前身是北京市美术公司的歌华集团,其他人都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石京生谈起王国栋这位他成长道路上至关重要的领路人,用的是“师父”这个传统的称呼。“师父是一个对自己严格甚至苛刻的人,他对物质没有要求,对钱也没有概念,谁给他送礼都不接。虽然他那时是全国政协委员,但生活上很简朴,抽烟就用烟斗抽旱烟,几乎没有穿过新衣服。全国政协分给他一套三居室,他让给单位行政科的科长住,说他们家孩子多。其实我师父家也有4个孩子,他家的房子特别窄、特别破,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等简易家具。”
  王国栋早年在画像馆学习画炭像,后来小有名气后被调入北京市美术公司,专门从事领袖肖像的绘制工作。他对待工作和学生非常严格,但生活中的他喜欢摄影、踢足球、拉京胡。“有一次他的颈椎病犯了突然摔倒,后来在画画的时候手就不能够非常自如,他就拉二胡来帮助解决手运动不灵活的问题。上世纪80年代,我们这帮师兄弟到处画广告。有一次在密云水库大坝上画广告,他还骑自行车去看。现在师父80多岁了,还玩电脑,用电脑画画。可惜最近又摔了一下,把股骨头摔坏了,一直住在北京市第六医院。”
  手绘画像要求“平、光、亮”
  领袖肖像为什么不用照片而用手绘?石京生认为,在过去的时代,只有用手绘的方式才能体现出对领袖的尊崇。这种方式也是人类文明中祭奠先人、伟人的一种仪式,用其他的方式就失去肖像画的含义了。
  大幅油画在户外光的照射下,由于风吹日晒和恶劣天气的影响,必然会发生爆皮、褪色等现象,而且红色最容易褪色。那么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又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石京生透露,这张巨幅肖像用的是纯粹的油画颜料。“红是铬红,还有专门生产的耐晒色,比化学物质可靠。历史上,中国画颜料也是用矿物质和植物成分制作,否则不会保留很长久。当然,关键在于使用者和调色的水准技法。”
  除了特制的大幅画布外,底子的制作也有秘诀。“当时我们有一位姓林的师傅,专门给画布熬胶。天安门领袖像的画布很大,必须把亚麻布画布裱在板子上。一般的肖像画用的亚麻布是绷在画框上。画布表面涂层也需要技术,用加入密料的猪皮鳔胶,然后刷调和漆,只有这样才会使油画颜色牢牢地抓在画布上,不吸油,时间久也不脱落,这是几代人的经验。这种做好的画布如果在运输过程中被顶坏了,用水往上一喷瞬间就绷起来了。”
  谈到绘制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有何特殊要求时,石京生用“平、光、亮”来概括。因为这幅毛泽东像高6.4米、宽5米,如果颜色调得不匀,用得不好,由于紫外线强烈照射,红色很快就会褪色,画像就可能会露出底色,“前几位主笔绘画时有过失败的教训,在过去的年代这可能就是政治错误。”
  何谓“平、光、亮”?石京生说,平,就是不能用大笔触,铺色彩要均匀,不能用过厚的颜色画。“如果画得不平、有笔触的话,就会有灰尘等落在笔触的纹路上,这一年下来就会被雨水、空气中的酸性物质腐蚀,而且被雨水淋后还会有痕迹。”光,就是相互的衔接处理好,红要用得恰到好处,这不仅是肖像本身的原因,还有一定的政治因素。亮,就是表现领袖的神采,隐含了对领袖形象的精神写照。石京生认为,人物肖像画是二度创作,而绝非是简单地临摹照片。
  1978年,金石、石京生应邀到太原画了五一广场的“马、恩、列、斯、毛、华”肖像之后,石京生被师父王国栋叫到天安门专门学习画巨幅领袖像。“那是真正手把手严格地传授技艺,先让我画了列宁,又画了斯大林,对于大的画幅有了控制能力,才敢让我们放手画天安门的毛主席肖像。”
  那些日子,在天安门后面西北角端门的右侧画棚里,石京生、姜建秋、刘阳每天在高凳搭建的画架上爬上爬下,画到一个阶段就跑出100多米看效果,甚至还要用8倍的蔡司望远镜倒过来仔细观察,从虚实处理到画面颜色、领袖神态各方面找问题、找差距,一张大像画下来,要跑个几百次。“师父告诉我,虽然画的是照片,但是因为这张像很大,在处理局部时需要注意毛主席的泪囊、鼻唇沟和面部的肌肉,以及暗部发际的整体关系,这些都是表现领袖形象的关键部位,在处理这些细节和局部时要反复调整,不能紧紧盯住照片的某个局部去刻画。这些经验的传授,使我对人物肖像的传神把握上有了快速的提高。”
  要刻画好领袖形象,从神态到背景都靠长期摸索得到的经验。如从肩膀到头顶两侧的天空,从下面微微的红或加一点黄逐渐过渡到蓝天,有旭日东升时鱼肚白的感觉,寓意毛泽东像太阳一样从东方冉冉升起。“都是用大桶调好色刷上去,如果画得很均匀到位的话,一年之内颜色会保持得很好。只有天天看照片,画多了,才有这种经验。”石京生说,“用什么样的红,自己要把握好,但也没有像媒体上说的那么玄,有什么特殊的画法,那就不符合实际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天安门上 毛泽东画像 背后的故事 炭精画像 画像 炭精画 
02月13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周庄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周庄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周庄俱乐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 画像 周庄炭精画 炭精画 
07月29日

嘉图网:杨林画像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嘉图网讯(记者 柳淑艳)五六十年代,嘉兴市井里头专以为人画像为生的有杨林、江春帆和一位姓朱的老先生。这三位之外,还有一位以"剪影"(民间艺术,根据人的五官特征,用剪刀在一张黑纸上剪出头像侧影)糊口的王先生。我见到王先生在街头卖艺时,张家弄已拓宽变成勤俭路,他住在光明糖果店隔壁,每天在家门口摆一只骨牌凳,凳上放一把剪刀一叠纸,还有一个小镜框,里面夹一张颜色发黄的"营业登记证",发证年月是"中华民国×年×月×日",营业地点是"上海大世界游艺场",营业项目是"剪影"。这张"营业登记证"告诉人,王先生曾经是旧上海大世界游艺场的一位艺人。
  
  王先生坐在骨牌凳旁边一把小竹椅上。坐姿是蜷缩的,脸上没有笑容。王先生的生意应该说还可以,他所在的地段是旧嘉兴城区的闹市口,过往的人多,出于好奇请他剪影的人也有不少。有时,骨牌凳前围了一小堆人,看他献艺,响起"啧啧"的赞叹声。王先生没有任何反应,两只眼睛紧盯着手中那把光泽灰黯但还锋利的剪刀,偶尔撩一撩眼皮,闪出一点光亮,那是在"捕捉"对方的脸部特征。待"剪影"完毕,用一张小白纸片衬垫好,成为一种艺术品后,王先生才一手交货一手接钱,钱是二毛角票,有些抖颤地塞在那个小镜框下面。
  
  没有人光顾时,王先生总是蜷缩,脸上表情木然。他的手指细长,右手的姆指、食指和中指上有很硬的指茧。
  
  同样在市井里卖艺,杨林比王先生就"阔气"多了,杨林先生有"画室",在香花桥堍。我最早知道电影明星赵丹、白杨、王丹凤、秦怡、孙道临等,并熟悉他们的长相不是在电影上,而是在杨林先生的"画室"里。杨林的"画室"不大,顶多六七个平方,是人家的楼梯间。他的画桌一半伸出在门外,幸好有屋檐可遮蔽风雨。那些电影明星肖像,他用一根绳子串起来挂在低矮的屋檐下,走过香花桥的人都可以看到赵丹、孙道临们的英俊潇洒和白杨、王丹凤们的妩媚美艳。这是兜揽生意的"广告"。
  
  杨林先生画肖像的工具是炭精条、九宫格、放大镜。放大镜固定在一个细小的三角架上,底下是一块画了九宫格的玻璃板,玻璃板下是一二寸大小的照片,画肖像时在同样打了九宫格的铅画纸上依照照片上的九宫格放大。杨林先生低头画肖像时,有一点像使用显微镜的科研工作者。他中等身材,脸色棕黄,皱纹很粗深,额头很高,发型是梳理成香蕉式的,说话带上海口音。画肖像的主顾大多是乡下人,也有城市里人,都是上了年纪的。他们是来为去世的亲人画"遗容"的,那时照相术不像现在这么先进,没有底片光凭照片,一二寸大小的照片无法放大到十二寸甚至更大些的。因此,用炭精条、九宫格、放大镜画的照片肖像很吃香,会这门手艺的人笃定有饭吃。但这门手艺,究根到底算不上是艺术,一般画家是不屑于此道的。除非为生活所迫,不得已才挟此小技而浪迹江湖。杨林先生的身世我不太清楚,但据钱东生先生告诉我,五十年代初,他和鲍慧和(丰子恺弟子)还有杨林三人,在人民公园举办过一次画展。钱展出的是水彩画,鲍是得到丰子恺真传且能够传承丰派漫画的漫画,而杨林先生在这次画展上展出的作品是油画,题材大多是江南水乡风景。
  
  这样看来,杨林先生大概也是一位嘉兴画家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画像 炭精画学校 嘉兴画像 嘉兴炭精画 
美好今日

快速查询
您可知道

奇妙的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19世纪九十年代发祥于上海,又名“炭画”“炭精画”,顾名思义是用炭精粉绘制而成的画。属于中国民间美术,归于素描艺术范畴。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以羊毫笔为工具,炭精粉为颜料,揉擦于质地紧密而强韧的绘图纸上;崇尚写实,层次丰富,柔和自然,细腻动人,比摄影照片还要栩栩传神;一经装框,永不褪色,奇妙无比……作为国粹不言自明!不仅适合于绘制巨幅人物画、花鸟画、山水画,还具有画像的实用性;因此,广泛受到各地人民大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作品欣赏


  天下炭友是一家!炭精画官方QQ群(群号:330233164)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总课题组欢迎您回家!组长张智华老师微信号YGJYYJY可加好友。各地素描达人、画像从业者、美术收藏家,均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社群!中国炭精画总课题组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聘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成绩突出者吸收为中国炭精画总课题组成员。

 

中国炭精画总课题组欢迎您回家

抒写心声
会长风采

 

作品欣赏

 

组长:张智华

中国炭精画总课题组

——————

致广大,

微传神!

美人生,

化铸魂!

——————

奇妙的中国炭精画

  享誉全球的中国炭精画总课题组,聘请中国教育学会(CSE)会员、湖北省书画研究会(HBDPRI)会员、方圆格练字创始人、炭精画像新概念“中国炭精画”提出者张智华老师出任组长。张智华老师为抢救和传承这门濒临失传的民间美术,曾于20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利用课外时间拜访多地画师,还参加了贵州省毕节炭精画像馆杨君明馆长亲授课程。除了语文教学与研究之外,张智华老师为父老乡亲绘制炭精画像近万张,首次提出“中国炭精画”。时人以得到他绘制的炭精画为荣。1996年8月,《奇妙的中国炭精画》印行,受到广泛关注与好评。“中国炭精画”概括地来说有两点,一是抓住了“中国”(文化),另一个是抓住了“炭精画”,名副其实。2010年4月,炭精画域名(tanjinghua.com)注册成功。2013年7月9日,年逾古稀的“毕节一绝”毕节炭精画创始人杨均明馆长来到宜昌,指导中国炭精画总课题组工作,饱览美丽而神奇的三峡风光;师生真情,把杯畅饮,短短半月,意犹未尽……宜昌——这座“全国文明城市”,给老馆长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

友情链接

 

申请入会